大发极速彩开户-大发极速彩-石斛资讯
点击关闭

前線醫院-「现在前线医护人员和当时SARS医护人员同样面对恐惧

湖人半场81分

文/劉舒婷2003年SARS肆虐香港的記憶尚未淡去,17年後,新型冠狀病毒突然襲來,香港醫護人員再次面臨嚴峻挑戰。然而,在這危急關頭,有公立醫院醫護人員卻發起罷工,以嚴重影響醫療系統運作的方式要脅政府全面「封關」。作為曾帶領九龍中五間醫院三千多名護士對抗SARS的護士總領導者,有四十多年護理經驗的曹聖玉博士會如何看待這場新型肺炎疫情?如何看待現今年輕醫護人員的壓力和罷工行為?或許,我們能從她的故事裏,尋找到對現在防疫工作的啟發,及反思在醫護人員中撕裂的立場和行為。

曹博士進一步提到,SARS之後進行過很多培訓,都在強調3C:Command(指揮)、Coordination(協調)、Control(控制),而這3C,都是基於互信的基礎。互信就要求市民要信任醫護人員,很努力地做好協調、控制疫情。前線醫護人員要相信政府和管理層,會做足指揮、控制的工作。「這些都是多方面的溝通,需要有互信基礎。」

「我已經報名志願者,隨時可返來支援。」曹博士說,面對可能出現的人手不足問題,作為有過應對SARS經驗的資深護士,在這件關於港人健康的事情上,她責無旁貸。

香港患「非典型肺炎」者得到及時治療(資料圖片)

曾親歷SARS資深護士曹聖玉博士

害怕是人之常情。「對於一個不知情的疫症,一定會驚。」曹博士強調,在這個情況下,互信的基礎很重要,醫護人員要相信管理層能給足裝備,在後面支持他們,管理層要相信前線的同事會盡心盡力地去打贏這場仗,「在互信的基礎下,事情就會比較順利。」

曾親歷SARS資深護士曹聖玉博士

責任編輯:陳西

而最後一個因素,曹博士認為,是要讓醫護人員多點時間休息。「需要用一些特別的政策,比如在SARS病房返工的有特別班表,中間也有長一點的休息時間。」她分享說,當時醫院找了個地方佈置得很舒服,有音樂、小食,還有心理輔導員,去傾聽、幫助前線醫護。曹博士提醒道,由於疫症後可能有后遺的心理負擔,所以心理輔導不應該停止,而是要長時間去傾聽,給予精神上的支援。

「對於一個不知情的疫症,一定會驚」

「我已報名志願者 隨時可返來支援」

只要預備充足 有潛力0感染幸而,在SARS非常時期的醫護人員過了互信這一關。「我想不到經過我們盡力保證他們會有充足裝備,和他們一起上戰場時,一共招募了80個自願的護士,我真的好感動。」曹博士提到這裏時有些激動,「我知道他們害怕,但他們想到他們的專業,想到他們要急市民所急,我就覺得他們很勇敢,站出來,告訴我他們願意這樣做。」

「我很驕傲,這群自願來SARS病房的醫護,主要是護士,是0感染。」曹博士說,「所以我想向前線勇敢的醫護人員講,不要害怕,只要我們預備充足,你們安心打這場仗,我們有潛力0感染。」

害怕也要站出來 「急市民所急」在不知道疫情嚴重情況、擴散情況時,「現在前線醫護人員和當時SARS醫護人員同樣面對恐懼。」曹博士分享了一個故事,SARS時期,也有醫護人員請病假、辭職,但數量不多。這些打了退堂鼓的人,都低調而帶着歉意,因為他們自己也知道,在那個時候,市民很需要醫護人員,他們不會大張旗鼓地說「我不做」。「所以我想不到現在有這麼多人拿病假,要罷工,這是現在和SARS時有分別的地方。」

「醫護人員害怕是可以理解的。」曹博士說,所以在了解他們害怕的情況下,管理層和一起上前線的同業,要鼓勵他們,要讓大家知道他們的使命,以及疫情的情況,要盡所能地讓他們完全不擔心缺少什麼,再去上戰場。

17年前,時任醫管局九龍中聯網護理總經理的曹聖玉博士,帶領着一班護士在伊利沙伯醫院、九龍醫院等五所醫院,站在對抗SARS的前線。「三個多月的疫症爆發情況及經驗仍歷歴在目,當時都分不清白天黑夜,去打這場仗。」相比起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曹聖玉博士認為,2003年的SARS與現在的疫情非常不同,想要戰勝疫症,有三個主要因素不容忽視。

SARS期間,醫護人員小心翼翼為同伴戴上手套(資料圖片)

「第一個因素是臨床醫療技術的準備。」曹博士指出,過去十幾年間,醫療衛生方面做了很多準備,包括設立隔離病房設備、措施,定期做突發演習,在快速測試,藥物治療方面都下了很多功夫。然而面對突發醫療事件,曹博士認為,關鍵的因素是第二個因素:人的因素。

今日关键词:北京昌平发生地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