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翠井是上世纪90年代-藁城新闻-盘锦新闻网
点击关闭

杭州水井-柳翠井是上世纪90年代

作家何申因病逝世

按照「柳翠井巷51號」的地址,我去實地看了一眼,這個門牌的所在是杭州鐵路分局工務段建樓,樓層低矮。樓前的小空地大概不到30平方米,一半是簡陋的單車棚,另一半堆放着盆栽,樓后就是中山苑,看不到古井的影子。

仲向平說:「哪怕是普通的水井,只要有人用,就有生機,就像南宋御街二十三坊的井。有些井雖然被當做文保單位保護起來了,但不被使用,就多了一點疏離,例如解放路上的相國井。」

柳翠井巷的「柳翠」,原是南宋臨安的營妓。她色藝雙絕,名滿都城,並且「好佛法,喜施與,造橋萬松嶺下,名柳翠橋,鑿井營中,名柳翠井。」

「在安裝自來水之前,柳翠井巷、源茂里的居民都認準衣業會館里的井,那口井水質清甜,而且打幹了以後,很快又有水了,我們經常一打就是一大缸,可以喝上幾天。」王喬說。

仲向平說,不同年代的水井,建造風格有很大的區別。像柳翠井這樣的,就很古樸精美,「古樸」表現在當時的生產水平較為落後,只做簡單的開鑿,「精美」表現在常用原石雕刻井圈,看上去很厚實、精緻,富有工藝感。明清時代的井,用磚頭石頭砌得很光滑。現代化水井,則多為水泥預製的,少了點藝術感。

在方形井圈一面刻着「柳翠井」字樣,由於年代較久,井圈一半已湮沒土內,但「柳翠」二字上半部分尚能依稀可辨。

這時,20幢的董大伯提供了一個線索。

「這裏原先是杭州市土特產集團有限公司的倉庫,在上個世紀80年代左右改成了居民樓,你要不問問土產公司的退休職工,他今年90多歲了,或許知道一些。」

今年82歲的王喬自1946年就住進了源茂里,在她的童年記憶里,源茂里的井只能洗洗東西、沖沖地,要喝水還得去對面的衣業會館打水。

源茂里在好幾年前,就被列入杭州市歷史建築名錄,二弄11號門前、三弄28號屋后的兩口老井,一直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樣。

「除了使用類民用井,杭州還有其他類型的井,比如胡慶余堂的地井是生產用井,製藥用的;著名金融家金潤泉在自己床底下開的井,是用來調節室溫的,像是一口自然空調井……」仲向平說。

對於消失的柳翠井,仲向平感到很遺憾,他說了四個字「用井則活」。柳翠井在被填平以前,已經荒廢了好久,慢慢地,井水就變質甚至乾涸了。

但井與井之間的命運,卻大相徑庭。

就是這條小巷,藏着一個女子的傳說。

前段時間,我來到柳翠巷,數了數兩邊的居民樓只有5幢,基本都是低層。逛遍整條巷子,連個井圈都沒有找到。

海潮寺院內的井保存完好但寺外的井連井圈都沒了對百年以上古井能否進行區級文保單位命名杭州水井,主要集中在上城區。上城區十五奎巷社區副主任王林立說:「上城現有水井156口,其中有52口是百年以上的古井,井水能用來洗衣服、沖馬桶等,使用率較高,但不建議飲用。」

柳翠井巷有一座逾80年的「活化石」——源茂里,是20世紀30年代,上海商人沈源茂投資建造的石庫門建築,裡頭分成一弄、二弄、三弄,每個弄口都有一扇小鐵門。

再翻開2010年出版的《杭州的井》,找到「柳翠井」篇,歷史學者丁雲川寫道:上個世紀90年代,在建「中山苑」時,我發現柳翠井巷被圍牆圍住,趕忙跑進工地一看,柳翠井不見了,便問民工,柳翠井保護起來了沒有?民工說柳翠井已填掉了。

當時井的保存情況尚好,井圈為太湖石製成,呈方形,內圓,直徑為30厘米;井圈高40厘米,在方形井圈上還有一圓形的石圈;井壁為青磚砌成,井深4.7米。

比如,胡成敏發現,海潮寺院內有一井,保存基本完好,而離寺廟西面幾十米開外的水井,連井圈都不翼而飛了,井口蓋着幾塊大石頭,亟待搶救。

四是加強古井保護的宣傳力度。曾經,源茂里、柳翠井巷的飲用水都去衣業會館打杭州以井命名的街巷你能舉出幾個?跳出柳翠的故事,柳翠井巷本身就是條有內涵的巷子。現已是杭州國際旅遊訪問點之一,2018年齊達內來杭,還在巷子里圍觀奶奶們搓麻將。

柳翠井巷記者凌姝文攝來自一線的深度故事50年前的消夏辦法很簡單,也很管用。

「目前,大多數古井的生存現狀不容樂觀……與南宋御街一街之隔,以柳翠井故事聞名的柳翠井巷,如今已不知哪口井才是柳翠井。」記者凌姝文

三是從根本抓起,保護、改善著名古井的水源水質;

循着線索,我敲開了三樓沈維鏞的家門,一問,這果然是一位「知情人」。

相傳,南宋紹興年間(1131年—1162年),山東人柳宣教在杭州做官。上任這天,杭州水月寺的玉通僧人不受邀請,未赴其家宴,因而結怨。後來,玉通和尚因柳宣教而死,不久,柳宣教也因病亡故,其妻遺腹產下女嬰柳翠,夢見有人對她說:柳翠乃玉通也。

二是建立古井文保基金會,用於古井的維修、清潔、宣傳等;

柳翠井位於柳翠井巷51號現在是杭州鐵路分局工務段建樓柳翠井到底消失了沒?如果消失了,是什麼時候消失的?還有,這個富有傳奇色彩的井長什麼樣?

大人們挑一竹筐的西瓜,沉入家門口的水井中,小伢兒巴巴地趴在井邊,看一隻只綠瓢兒的瓜浮在水面上,總想趁人不備開挖一個。

有人說,柳翠井是上世紀90年代,舊城改造時消失的

這段載於《西湖遊覽志》的內容,也出現在馮夢龍的《喻世明言》中。

部分水井被列入文物保護名錄,或位於文物保護單位(點)、歷史建築、擬保建築等保護建築的院落中或遺址上,就會作為保護建築院落內的一個歷史環境要素被妥善看管起來,而其他一些未跟歷保單位挂鉤的水井,往往少人問津。

也有人說,上世紀70年代末土產公司造倉庫時就沒了那麼多年過去了,小巷早已不聞柳翠事,連柳翠井,都沒幾個人知道。

中山苑是一個封閉式管理的小區,順着柳翠井巷的延伸方向,我在小區內走了幾遍,沒發現古井的蹤影。

古代奇女子柳翠既造橋又鑿井柳翠井的名字是大家為了紀念她取的柳翠井巷,與河坊街只隔了一條高銀街。巷子口是幾家麵店,工作日的白天也很熱鬧。但從小巷拐進去,就靜了下來,沒幾步就到了頭,大概只有幾十米長。

如今,西瓜是不缺的,唯缺了可以「撩水喝」的井。

杭州歷史學會副會長、浙江工商大學教授仲向平說:「以前,人們習慣把自己的情懷寄托在某個構築物上,就像柳翠井,是大家為了紀念柳翠而命名的,像這樣的井還有很多,比如郭婆井、關帝井等。」

住在柳翠井巷16幢的阿姨搖搖頭,表示:「這附近沒井的。」

對此,他在《保護古井,留住杭州歷史文脈》文內提出了幾點建議:

巷口麵館的老闆一臉蒙,說:「我來杭州5年多了,知道『錢塘第一井』,但沒見過這附近有什麼井啊,要不你問問本地人?」

再看整個杭州市的水井情況。據1930年的統計數據顯示,全市有4842口水井,平均每20戶人家就有一口;2008年的普查數據是8378口,其中古井200口。

前段時間,上城區政協委員胡成敏在網上發表了《保護古井,留住杭州歷史文脈》的議政觀點,記錄了他巡訪杭州古井后的「心裡話」:

在「孔夫子舊書網」上,我看到一份上世紀80年代的《浙江省文物遺址調查(複查)登記表》,印刷品表面已泛黃。該登記表上寫着,柳翠井的地點,位於上城區柳翠井巷51號。

水井的日常巡查和維護由街道社區負責。王林立負責巡查南宋御街二十三坊的二十多口井,他說,日常的維護工作主要有幾塊:清潔井水、修補破損的井圈、對水井周圍進行清掃除草等。

一是建議對所有百年以上的古井進行區級文保單位的命名,符合市級、省級的向上申報;

今年95歲的沈爺爺記性很好,他1980年搬進柳翠井巷,當時的巷子是現在的幾倍長。他說,上個世紀90年代,附近一帶列為舊城改造範圍,柳翠井巷北段開始建中山苑小區,就把巷子「攔腰截斷」了。原先的巷子北段的確有一口古井,他路過時還見過,後來被圈進了小區,就不知道了。

《浙江省文物遺址調查(複查)登記表》中的柳翠井

據仲向平介紹,源茂里的井是私井,建在人家庭院裡頭,外人用不得,而柳翠井是公井,往往是十幾戶、幾十戶家庭公用的。這些公井的井台在古時候就是信息發佈中心,最近發生的大事、八卦都會在井邊交流。

今日关键词:新冠病毒原子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