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伟利儿子-儿子已经倒在邻居家一楼的楼梯井里

郭麒麟不想继承

他幫鄰居搶險不慎墜樓家人含淚捐獻器官救三人

「他家的門和窗都還沒裝,我先去那邊(鄰居家)看一下。」這是董偉利跟父親董善福講的最後一句話。

26歲的董偉利正當壯年。8月10日,在幫鄰居修理災后屋頂時從高處墜落,導致腦功能衰竭、腦死亡。

去年7月,再一次拼拼湊湊借了錢,董家開始改造危房,將老木屋改成了兩層的混凝土結構樓房。

當時的他是怎麼從高處摔下來的,誰也不知道。等到董偉利被送到醫院時,他的狀況已經很差。

「主要的損傷在大腦內部。」樂清市人民醫院ICU主任陳朴告訴記者。插着呼吸機救治兩天,醫生診斷,董偉利已經腦功能衰竭……聽到兒子「不行」的消息,董偉利的父親慢慢癱坐在手術室外,掩面痛哭。

8月13日下午,董偉利的父母顫抖着,在「捐獻確認登記表」上籤下自己的名字,「我兒子人很善良的,要是知道能幫別人,他也不會怪我的。」

父親去找手電筒和雨衣,就跟兒子隔了三四分鐘。等父親趕到時,兒子已經倒在鄰居家一樓的樓梯井裡,嘴邊有血,沒有意識,無法言語。

8月10日上午,超強颱風「利奇馬」登陸,樂清北部地區受災嚴重。在仙溪鎮橫官路村,許多人家的屋頂都被破壞,董偉利和鄰家董善華家也不例外。

8月14日下午董偉利的肝臟、腎臟已分別移植到3位器官衰竭的重症患者身上,手術十分成功。他的兩個角膜暫時保存在角膜庫,等找到合適的受捐者,還可以再幫兩名盲人重獲光明。

時隔20多年一家人重聚他卻再也無法醒來誰也不曾想到,董的父母在20多年後重聚,竟是以這種方式,告別26歲的兒子。

入住不到一個月的新房子,連灶台都是木板釘的。

「孩子,你怎麼捨得留下爸爸……」父親董善福用手輕撫董偉利的額頭,在耳旁呢喃。

「死亡時間,8月14日17點43分。」樂清市人民醫院的手術室里,董偉利的生命停留在了這一刻。

「他說,等過年時再買一個衣櫃,自己也掛一個窗帘。叫我放心,慢慢地,家裡就什麼都有了。可是,我再也等不到這一天了。」站在兒子的房間里,董善福靠着牆慢慢蹲了下去。

「我也過去看看,給你搭把手……」沒等父親說完,董偉利已經邁着大步出了門。

「新房子住進去還不到一個月,他就出意外了。」董善福忍住了哭聲。

    

被推進手術室前,14日下午3點多,爸爸、媽媽、哥哥聚在董偉利的床邊。

最後時刻,家人做了一個艱難的決定,捐出他所有「能救人的器官」——肝、雙腎、眼角膜。

二樓的房間里,放着兩張老木床,只有董善福住的屋裡掛着兩頁窗帘。「窗帘不掛太亮了,我睡不着。」董善福說,這是新家唯一買的的東西,還是兒子從網上買給自己的。

當天凌晨,冒着大雨,董偉利和父親董善福走到二樓,固定自家的鐵皮屋頂。而一牆之隔的鄰居家,沒有任何人。

18歲時,外出打工的董偉利從溫州帶回了女朋友。從此,他的眼睛里有了明亮的神采,看來他真的想要找個安穩的營生,努力賺錢養活一家人。

「他就是苦藤上結的那個苦瓜。」鄰居們感慨董偉利的辛酸而樂觀的日子。董偉利的父親是個木工,以前在雲南打工的時候,帶回了董偉利的母親,生下了哥哥和他。但他們很小的時候,母親就離開了家。

親友和鄰居東拼西湊,為他買來一輛二手的鏟車。好學的他,很快成了技術上拿得起的鏟車司機。然而,家境依然清貧,他的孩子十個月大的時候,女朋友走了,再也沒有回來過。「哎,好幾次看到他把孩子放在駕駛室里,一邊帶孩子,一邊開鏟車。」鄰居們說。

從高處墜落後腦死亡家人決定捐贈他的器官董偉利是溫州樂清市仙溪鎮橫官路村的村民。

「孩子,你怎麼捨得留下爸爸……」老父親輕撫兒子的額頭,在他耳旁呢喃

說是新樓房,其實是一個毛坯,牆面沒有粉刷,樓梯沒有扶手,連柜子和灶台都是用木板臨時釘起來的。

葉萌葉萌

今日关键词:坐冰桶内打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