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让更多孩子学习和掌握急救知识-家居新闻-歙县新闻
点击关闭

考试活动-为了让更多孩子学习和掌握急救知识

剑桥偶遇章泽天

本報記者 李松林 周明傑 文並攝

建議:一把尺子看齊 保證學以致用

台頭小學給每個學生配備了一套基礎的應急救護箱。每周一學校社團活動時間,王燕都會拿出一個半小時給「小紅豆兒們」普及紅十字知識,傳授救護技能。如今,已有3批孩子熟練掌握了應急救護技術。2018年暑期,一個「小紅豆兒」的奶奶在家中摔傷,「小紅豆兒」用三角巾給奶奶進行了包紮處理:「跟着救護車前來的護士看到后,稱讚孩子處理得特別好,包紮非常專業。」

這幾天,台頭小學副校長王燕正在排安全教育課的時間表,「我們這個課不是老師上的,是由『小紅豆兒』們到每個班級給全班師生培訓最基礎的繃帶包紮技能,得協調好時間。」

「首先要建立起清晰的統一的考核標準。」中國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認為,考核標準既要有可比性,也要可執行。否則,不同尺子在不同學校和學生上考核不一樣,容易引發新的不公平。至於急救類的教材,儲朝暉說在一些學校有,但是更高層面統一專門的急救類教材,目前尚缺乏。

一份來自國家心血管病中心的報告數字顯示,中國心臟性猝死人數每年超過54萬,平均每天1500人死於心臟驟停。其中,90%的心臟性猝死人數發生在醫院以外的公共區域,如果旁邊有人能及時使用AED進行急救,患者的存活率將提升11倍。如此現實背景,引起了社會各方面的廣泛關注。

「過去一些競賽評比就說明了這一點。相比于具體的一些教材編寫、課程設計等問題,更應注意更高層面的考核標準統一,要保證考試考核公平性和真實性。」此外他還認為,即使將急救知識納入考試,督促學生認真學習,也會面臨如何「學以致用」的問題。怎樣把學生學到的急救知識和技能,真正在現實的緊急情況中運用,這也值得相關方面提前考慮。

台頭小學「小紅豆兒」進行急救培訓。

「我們這邊現在是沒有這種急救教材和急救課的,一些簡單的救護知識也只是在課餘活動和遊戲中會涉及。」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小學老師介紹,如果將急救知識納入中小學考試,一些前端的問題需要解決:「教材、課程、經費、師資、模型道具和設備等等,一系列問題都需要有清晰的安排。」

秋老師介紹,面向孩子們的急救培訓不能一成不變,而是結合孩子的年齡段和特點制定相應課程。

校園:讓學生教學生 培訓效果更佳

與此同時,近年來呼籲加強中小學生急救知識培訓的聲音不絕於耳。今年全國「兩會」上,就有多位代表委員呼籲推進急救知識普及教育。例如,全國人大代表、湖南師範大學教授謝資清建議,在全社會特別是大中學生群體中加強急救知識的普及和培訓。

因為社團活動空間有限,為了讓更多孩子學習和掌握急救知識,台頭小學每個月都會利用少先隊活動時間,組織「小紅豆兒」到各個班級傳授急救知識,演示並帶領同學們演練各種創傷包紮。這個方式來自於王燕的設想,事後證明效果特別好:「孩子們到班裡進行講解和示範,同學們的學習興趣更高。我們現在全校的孩子都學習了急救知識,能夠上手進行基礎包紮。」

儲朝暉提醒,將急救知識納入考試,需要預防為了達標考試考核結果,而故意作假等情形出現。

南湖東園北社區的孩子們在老師指導下進行急救實踐學習。

「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雙休日里,『紅豆兒兄弟』都在各個社區傳授急救知識。去年我們還去內蒙古通遼參加研學活動,給當地200多名師生進行了創傷包紮培訓。現場參加活動的紅十字會專業人士都評價孩子們的包紮技術不亞於專業人員。」

而在學生家長李嬌嬌看來,孩子和家長更關注與考試相關的一些細節問題:「比如,健康、急救類知識的考試,分值大概會是多少;考試的題目和題型是怎樣的;考試的方式怎樣結合,既會有理論知識,也會有實踐操作吧?」

2017年起,紅十字社團開始利用周末時間,定期到北部文化中心圖書館、同澤園西里社區、貝家花園、稻香湖非遺科學城的非遺志願服務站開展志願服務。

「這堂課太有收穫了!」望京東湖街道南湖東園北社區,17位孩子在家長陪伴下,一起參加了一場安全知識和應急救護能力培訓。參与培訓的孩子都是小學生,集中於小學二年級到五年級。而負責培訓孩子們的,是於2015年成立的公共急救服務商——辰邦急救。

「將急救知識納入中小學考試非常有必要。」辰邦急救創始人芮海平表示,過往的素質教育十分注重知識的普及,然而孩子們在急救的自救互助知識、意識和常識上很欠缺。這不僅是家長和學校的事,也是整個國家的事。接下來,辰邦急救將致力於為不同年齡段人群定製急救教學的內容,配合心肺復蘇教學研發線上線下新的教學模式和智能終端,編寫不同年級的急救普及教材。

王燕自豪地告訴記者,「小紅豆兒」汪雨彤和麻佳瑤還因為參与志願服務活動成績突出,被評為海淀區十佳少先隊員和北京市優秀紅十字青少年會員。

日前印發的《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明確提出,將學生健康知識、急救知識,特別是心肺復蘇納入考試內容,把健康知識、急救知識的掌握程度和體質健康測試情況作為學校學生評優評先、畢業考核和升學的重要指標。

紅十字社團於2016年6月建立,面向三年級以上的孩子,王燕回憶,第一期70名社團成員,很快就招滿了。

「小紅豆兒」是王燕對台頭小學紅十字社團里孩子們的稱呼:「所有孩子都學急救知識、創傷包紮。大一點兒的孩子還要學習心肺復蘇。」

呼籲的另一邊,更多的家長和老師則關心,急救知識納入中小學考試,甚至作為畢業考核的指標,究竟如何具體落地。

這已經是今年暑假期間,辰邦急救面向孩子進行的第30場急救培訓了。授課的秋老師說,從2016年起,辰邦就在推廣智能急救站的同時,把急救知識培訓當作一個重點工作。

「整個培訓循序漸進。最開始是安全風險的識別,然後是居家安全(用藥、食品、交通、用火安全等),而後延伸到急救類培訓,教孩子們自救和互救。」在急救課程中,除了有風險防範的小畫冊和書籍外,也會借用社區里急救站的一些實物設備。具體到急救培訓內容,諸如氣道異物梗阻、燒燙傷、出血包紮、扭傷、防溺水、防觸電等都會講解給孩子們。將要作為重點考核內容的心肺復蘇,則是培訓中的必講和重點。

社區:結合年齡特點 必講心肺復蘇

目前在一些校園和社區,已有相關單位對孩子進行急救培訓。專家認為,將急救知識納入考試,需建立考核標準,保證公平性和真實性。

創傷包紮、心肺復蘇……從現在起,急救要「從娃娃抓起」。

急救知識將納入中小學考試有群「小紅豆兒」 人人會急救

拿心肺復蘇來說,秋老師告訴孩子們,在急救之前不能盲目。首先要識別被救者是否有心臟驟停,判斷是否還有意識。即使沒有反應也不能馬上用自動體外除顫儀(AED),應該繼續判斷有無呼吸,觀察胸腹部有無起伏5到10秒,如果沒有就開始求救:「接下來要做三件事。找到附近有沒有AED;表明自己身份,我是孩子,我需要成年人幫助,一起幫忙立刻開啟心肺復蘇;在做胸外按壓的同時,等待AED的到來。」

今日关键词:全国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